首页>> 女生小说>> 盛宠之锦绣良缘 >> 第八十六章 长舌妇一般

第八十六章 长舌妇一般(1 / 2)

作者:爽口云吞

昭华宫里此时已经是一片衣香鬓影,金头银面,随处可见三三两两或站或坐的小姐夫人在低声细语,时不时的传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,气氛热闹。

明凤作为现下京城风头最盛,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人,加之又有县主身份加持,身边自然是围绕了不少贵女的。

“凤儿,你府上那位长房的小姐这次又不来参加秋菊宴吗?她如今应该也十三了吧,按年龄来说也快要说亲事了,可是连秋菊宴都不来参加,这如何是好?”

“是啊,旁人都是十岁就开始参加秋菊宴了,你这妹妹怎么都十三了,还不来?这样的性子未免也太过沉闷了一些,这可不讨喜。”

明媚以往很少参加聚会,即便参加了也是缩在一旁,紧紧的低着头,毫无存在感,所以根本没有几个人注意过她。至于在锦素绣庄的事,能去观看的人毕竟是少数,也不是每个人都爱往明凤身边凑的。见过的却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为明媚正名。

例如像昌平郡主这样的,就是绝对不会为明媚说一句话好话的。昌平郡主觉得自己不说她坏话,让别人更加的讨厌她已经是她教养好了。

明凤温婉的笑了笑,“三妹一向如此,不爱热闹。我们已经劝过她了,可是她……三妹还是小孩子性子,现在我大伯他们又回来,宠得很。”

意思就是明媚被宠坏了,已经不听劝了。他们也劝过她,是她自己不来的,怪不得别人。

有人撇了撇嘴,对明媚这种行为很是看不上眼,“凤儿,她好歹也是你的妹妹,听说也是你母亲抚养长大的,按理说和你的接触也是不少的,怎么就没有学到你的一星半点?”

明凤唇边的笑容似乎深了深,嘴上却温温柔柔的说道:“你别这样说三妹,她其实……”她故意停顿了一下,“她其实也是很好的。”

昌平郡主这个时候不由得冷哼了一声,“她好,她还会在锦素绣庄将你娘和你五妹逼得无路可退?”

明凤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,然后装出一副无奈,事情已经过去了,没有必要再提再计较的大度宽容模样,“昌平,算了,这件事不要再提了,都过去了。可能是绯儿平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错了事,让三妹生气了,她闹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还小。”

“凤儿,你就是性子太好了,什么事都不计较。可是你要知道,人善被人欺啊,你那个五妹,你若是再这样惯下去,锦素绣庄的事还是会再发生的!”昌平郡主板着脸说道,语气重得好像她说的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一样。

“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才让昌平郡主在背后如此议论我?听昌平郡主的意思,是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大姐姐了?我一向敬重大姐姐,从未有过不妥之举,昌平郡主何出此言?”一道嗓音异常干净又显得略有些娇软的声音唐突的插了进来,让几个在背后议论别人的贵女都纷纷僵住了面色,尴尬非常。

特别是昌平郡主,脸色更是难看了一下,但是很快她又重新端起了她郡主的架子,抬着下巴,倨傲的样子。

尴尬之余大家都不由得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了过去,然后齐齐倒抽了一口气,瞪大了眼睛的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。

这个人走进来似乎一下子就让整个宫殿都亮了起来,周边的一切都变成了衬托,不管是这宽敞高大又华丽的宫殿,又或者是满宫殿精心打扮过的小姐夫人。

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缓步走了过来,姿态优美,步伐轻盈,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,眼眸明亮,五官精致近乎妖。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你是明……明媚?”有人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。

明媚含笑的点了点头,“我是明媚,宣平侯府长房的嫡小姐,大家有礼了。”说完她还礼数周到的朝着众人行了个平礼。

“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?我做错了什么吗?不然的话为何大家会在大姐姐面前如此议论我,似乎还想要讨伐我。昌平郡主,你说,只要你说出来,我定会改,向大姐姐看齐的。”明媚眼神真诚的看着面色难看,眼里难掩嫉妒之色的昌平郡主,声音娇软无害。

昌平郡主抿了抿唇,双手因为紧张已经不自觉绞在了一起,但是面子上,嘴上却不肯认输,下巴抬得更高了一些,睥睨着明媚,“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

明凤从明媚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有些呆愣僵硬了,明媚不是来参加吗?祖母都说她不会参加秋菊宴的啊,她怎么会来?等转身看到明媚的时候瞳孔不由得一缩,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,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。

她怎么敢……她怎么敢打扮成这样!

最美丽的衣裳,最精美的刺绣,最精致的首饰,看到她,脑海里想到的便是最好的,她整个人,浑身上下都是最好的,连同她那张脸,也是最漂亮的,最精致的,无人能及。

她从来不知道明媚打扮起来竟然会是如此的惊人,她才十三岁啊!

若是再过两年,五官再长开些,到时候又会是何种的惊世?

就是因为知道她长得过于,美丽,所以她才让娘能不带她出门就不带她出门,即便是要带上,也务必让她往低调,甚至是丑的方向打扮,千万不能让她出风头。这么多年了,都成功了啊,除了宣平侯府的人,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她长得如此的美丽。

为什么是今天,为什么偏偏是今天!

今天她才应该是主角,她是县主啊!可是明媚,明媚她抢走了她的风头!

明凤紧紧咬着牙关,面容紧绷,眼睛死死的盯着明媚那张娇艳的脸,眼里恨意翻涌,眼底满是阴鸷。

最后还是她歧义的话让她回过了神来,深吸了一口气,拿出了自己全部的自制力,才将心头的恨意压下,脸上扯出了一抹淡淡的,带着歉疚的笑容,“五妹,昌平只是在开玩笑,你不必当真,更加不必介意。你是什么人,我这个做大姐的自然清楚,我相信你的。”

明凤是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,说得越多,错得越多。刚才不拦着,那是因为明媚不在,明媚不在,没人会在意真相到底如何,他们怎么说就是怎么样的。可是现在她人在,再颠倒黑白的话也要看她愿不愿意被人颠倒黑白,抹黑她自己。

但是明凤拦着明媚的用意昌平郡主并没有领悟到。相反,她觉得明凤就是在故意想要帮明媚隐瞒什么,怕别人会指责明媚,她觉得明凤这个堂姐做得太好了。

于是她更加的为明凤觉得不忿了,鄙夷的看着明媚冷声说道:“凤儿,你别一心为她好了,她不见得会领情,说不定还要倒打一耙。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,那天在锦素绣庄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解释。你娘对她怎么样,你五妹对她怎么样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可是她却仗着殷家的关系,随意——”

昌平郡主说她,明媚不觉得生气,但是扯到殷家就不行了。

所以她神色一冷,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昌平郡主的话,“郡主,如果我是你,这个时候我就会什么话都不说。你污蔑我就算了,可是连殷家都污蔑上,当日的事到底是怎么样的,如果你有疑问,不如我们去问问长公主,你觉得如何?我认为长公主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,长公主为人一向公正,讲规矩,郡主这样却是玷污了长公主的盛名啊!”

至于明绯和韩氏的事,如果不是担心说了出来会影响到明绯和定国公府的亲事,她还真不介意好好的帮明绯和韩氏宣传宣传。

“宝儿说得对!”殷家的大夫人不过是在外面碰到了交好的夫人,于是便停下来说了几句,不想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宝儿被人欺负。

这个昌平郡主到底有没有一点脑子?

看到殷大夫人,昌平郡主的面色微变了变。

“郡主,如果你对我殷家有什么不满,觉得我们仗着身份欺负人,那不如待会儿看到长公主之后我再好好跟长公主解释一番,你看如何?我务必还郡主你一个公道。”殷大夫人神色冷冷的看着昌平郡主。

昌平郡主扯了扯嘴角,“夫人……夫人严重了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