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玄幻魔法>> 百花大帝 >>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恢复容颜

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恢复容颜(1 / 1)

作者:老三的左手

进入到巫山地界,空气中的水分真的是大了很多,长安背着红妆足足是走了四天的时间,巫山地处天元大陆的西南部,这里最出名的就是名山大川,在世人的眼中,巫山本身就是充满了神秘的色彩,巫山部族绵延千年而不绝,自然是有着他的道理的,据说,昔日的卧龙先生在此地布下了大量的精妙阵法,导致外人根本无法入侵,艄公的号子很好听,现在谢长安看到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元江,元江那是天元大陆的母亲河,天元大陆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喝元江的水长大的,因此,所有的人对元江都是十分的敬畏的!

巫山就在元江的旁边,那黑压压的阴影便是,如今正是深夜,远远看去,不免会让人心生畏惧,“小哥,看您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来元江吧,呵呵,虽然元江是天元大陆的母亲河,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,巫山是元江的源头,昔日瑶姬上神以绝大神通疏通了这里的河道,元江就此诞生,大禹上神对他十分的感激,将整个巫山都是送给了她,只是可惜瑶姬上神为了治水终于是伤重不治而死,外界传言,说上神终身未嫁,不是因为她不想,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!

我巫山部族隐居多年,虽然是地处天元大陆,但是多年不曾和外人交往,小哥你作为远方的客人,我要为你高歌一曲,今日的我真的是太高兴了,我真的是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了,这艄公的性子极为豪迈,加上此刻又是在元江之上,这声音传播的就更远了,“长安,我们是不是到了,这元江现在竟然都是变成了如此模样,还真是不错!

千年之前的元江还不过是一条小溪而已,经过了这么多年,元江终于是变成了天元大陆的母亲河,艄公在看到了现在红妆的容颜之后,并没有任何的惧怕,“原来这么多年,上神一直在等的人就是您啊,难道您自己都不知道的吗?您和瑶姬仙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,走吧,仙子已经等候您许多年了,现在他的力量可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!”

红妆当然知道瑶姬是自己的姐姐,这么多年不见,其实红妆心中是十分想念她的,幼年的时候,姐姐是对自己最好的人,后来听说姐姐私自离开,红妆还十分的伤心,她曾想过多种姐妹重逢的画面,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见面的,行船又是半日,天色已经放亮,此地是一片的鸟语花香,遍地都是仙草,仙草的尽头是一间朴素到极致的草屋,“你来了,快进来,姐姐我等你很久了!”

“去吧,仙子大人已经是等你很久了,现在他是一刻都不愿意等了,我就不进去了,但是你有什么事情的话,可以招呼我,我就在外面,这位小哥你也和他一起进去吧,我想仙子大人是很希望见到你的。”草屋的布置已经是简单到了极致!“你是姐姐?”眼前的灵体当真是美艳无比,眉眼之间更是有着**的气度,这一份气度除了炎帝之女之外,当世还有谁能散发出来呢?

“你应该就是红妆寻找了多年的长安吧,不,那个时候你还是白鹊呢,真好啊,经过了这千年的修炼,你终于是成长了,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此地,为的是什么,我自然是知道,而我保留最后一丝力量为的也是这一日,脸毁了算什么,别怕,有姐姐在呢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!”这里是遍地的灵芝仙草,此刻,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住了红妆。

时间过的是很快的,不过是瞬间的功夫,红妆的容颜已经是彻底的恢复了,甚至更胜往昔,但是此刻的瑶姬也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量,“好了,做姐姐的还有最后一个要求,就是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忘记了,你的身上继承了炎帝的血脉,希望日后你可以借助这一份力量做出一番大事,要是这样的话,我一定会很开心的!”

这是瑶姬最后的使命了,一旦完成了,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,其实多年的旧伤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,红妆此刻改变的不单单的出色的容貌,还有自身的气度,他变得更加的高贵了,瑶姬不在了,这巫山遍地的仙草也是失去了力量的源头,迅速的枯萎下去,原来早在千年之前,巫部族就已经是不复存在了,刚才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瑶姬用自己的力量幻化而成的,一旦瑶姬不在了,这所有的一切将化为乌有!

“我们走吧,去完成我们应该完成的事情,我感觉现在我的功力又有有了不小的进步,虽然还是在破茧级的条理状态,但和之前相比是真的强了很多,谢长安看了一眼这美丽的元江,若是日后有机会的话,自己是一定会再回来的,希望到那个时候,这里依然会如此的美丽而纯净,现在的百里家自然也是一片的混乱,人人都是骂他百里西无耻!

语言的力量有的时候是真的很强大的,它可以温暖人心,但有的时候也是变身成这世上最锋利的刀,现在的百里西都快要被这些声音逼疯了,他之前已经是承受了太多,可是为什么上天还要让他承受这么多呢呢?他只不过是想保住眼前的一切而已,难道自己真的是做错了吗?人活在这世上,有的时候确实是要经受住旁人对自己的非议,挺过去了,你就是强者,要是过不去,你就注定是一个废物!

“百里红妆,你够狠,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,好啊,想不到你竟然是要这么对待我,有本事的你站出来啊,这家主的位置就在这里,你我二人只有一个人有资格继承这个位置,你想要是吗?可以,和我打一场!”

“他是不会和你打的,因为要和你打的人,是我,她可不是你,她可不想背负不孝的名声,毕竟,他要重建整个百里家,不是吗?”长安说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