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血仍未冷(1 / 2)

  进入超市的时候,张子民都带头举手表示我没威胁。

  “民哥是你啊,你来看我妈、还是看我?”

  二楼一个位置,黄虹跑了出来。

  她的确带着两个男人,而那两人见到张子民的时候小腿有点发软。

  还道是谁,其实是当时跟着洪哥一行人突击超市,后来情况不对就跑了的人。

  “大哥你,你不要误会,我们没恶意,就是找个地方投靠。”

  那两个男人急忙解释道,“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,只因情况特殊,当时不小心聚在一起和洪哥他们抱团,许多事不由我们做主,都是被强迫的,我们也仅仅是跟着,真的没伤害过谁。”

  张子民看向了黄虹。

  黄虹点头道:“民哥没事。123。他们的确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举着白旗进来投靠的,他们说活不下去了,洪哥等人死了后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妈看人很准,亲自审查了他们,既然我妈同意收留,我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  就此张子民也不在说什么,看着那两个男人道:“安分些,像平常那样过日子,对自己负责,如果什么时候你们又制造事端,我还会再来的,你们知道这事的对吧?”

  两个男人很委屈,寻思老子们不被这对凶悍的母女欺负就烧香了。/

  不过好处在于这威慑是双向的,这货以条子自居,战力又凶悍的不像话,那么实际上这货的存在,同时也在威慑这对凶悍的母女,让她们不敢太过分。

  所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因张子民的存在,感受到了些另类安全感,这种感觉,自灾变后是第一次出现。

  黄虹又指着陈晓娅她们道:“民哥怎么和这几家伙在一起,他们是一伙超级废材你不知道吧,在学校时就是。”

  那两人无比尴尬低着头。

  张子民笑笑道:“现在她们没去处,这么大的超市,你们也需要人。这个时候抱团没什么坏处,收留她们吧?”

  没悬念,既然张子民进来说服。灰头小宝2从此后,她们两个就有了“家”……

  赶在落日前回到基地。

  唐丽神色有些不对,但不是因为新带回来的小男孩和陈晓娅。

  “头,今天有好消息,无数好消息。”成航走前笑着和唐丽说话,“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但唐丽显然有其他的心事,有句没句的应付,“过后说吧,现在我有话和张子民说。”

  成航尴尬的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意思是我不能听了?”

  “最好别听,我害怕他和我唱反调时被外人看到,影响到指挥有效性。”唐丽道。

  张子民都楞了楞,关于领导学问她算是越来越骨骼清奇了。

  于是张子民也看向成航道:“刚刚外勤回来,你去休息吧,我保证我不和她不扯犊子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红姐被人捉走了!”

  静下来后唐丽语出惊人,“就是白天你们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,现在生死不知。”…。

  张子民也吓了一跳,“哪来的消息?”

  唐丽道:“白天我在楼顶警戒,一点半时候发现,某辆车顶上任晓蕾等着,我不喜欢这女人。但我知道你的态度,于是去见了她,她对我提及了这些。问你怎么办?”

  关于怎么办张子民也说不好,正在思考中。

  唐丽皱眉道:“我接手了你的日志,汇总了你所有的外勤报告后,总感觉世道越来越乱,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担心什么,像是当心每一个活人。”

  “结论呢?”张子民道。

  唐丽就此道,“这事来的很不简单,怕生事,怕你出外勤时候有危险。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,主要考虑到我不可能堵住任晓蕾的嘴。123。所以你迟早会知道,会因这事怪我,所以我还是说了。但我建议别生事,暂时别出去了。尤其已经进入凛冬的现在,一切都让我惧怕。”

  张子民注视着她道:“任晓蕾来说这事,性质等同于报警,你知道的对吧?”

  唐丽当然知道,却不代表不会为此纠结,“我知道一但你知道后,必然又要为个我不认识的‘红姐’出勤。但现在我建议你别去。我知道你会拒绝,但我维持让你别去。之所以是私下说,我知道你会抗拒命令,而不能让其他人看着你当众抗命。就这样吧。”

  她说完起身离开。/

  张子民看着她的背影岔开道:“你不想听我说说今天的好消息吗?”

  “不了,我没时间,你提交个详细的外勤报告就行,我会依照规则和流程记录并分析。”

  说完就出了门。

  这也好,关于指挥上,慢慢远离个人情绪是有好处的。对于大民而言,对她的情感仍旧和以前儿时差不多,这是在心里挥之不去的。

  但从技术上讲,现在的张子民有点向昆兰靠近。灰头小宝2人味在持续降低。不是真的完全无感情,而是感情参与决策的比重越来越低。

  最终会低到什么地步张子民也不知道,所以,现在急于找某种共同语言的张子民,打算去和昆兰聊聊。

  赶紧的,草草写完今天的外勤报告后,张子民急急忙忙上楼……

  进入超市的时候,张子民都带头举手表示我没威胁。

  “民哥是你啊,你来看我妈、还是看我?”

  二楼一个位置,黄虹跑了出来。

  她的确带着两个男人,而那两人见到张子民的时候小腿有点发软。

  还道是谁,其实是当时跟着洪哥一行人突击超市,后来情况不对就跑了的人。

  “大哥你,你不要误会,我们没恶意,就是找个地方投靠。”

  那两个男人急忙解释道,“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,只因情况特殊,当时不小心聚在一起和洪哥他们抱团,许多事不由我们做主,都是被强迫的,我们也仅仅是跟着,真的没伤害过谁。”

  张子民看向了黄虹。

  黄虹点头道:“民哥没事。123。他们的确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举着白旗进来投靠的,他们说活不下去了,洪哥等人死了后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妈看人很准,亲自审查了他们,既然我妈同意收留,我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  就此张子民也不在说什么,看着那两个男人道:“安分些,像平常那样过日子,对自己负责,如果什么时候你们又制造事端,我还会再来的,你们知道这事的对吧?”

  两个男人很委屈,寻思老子们不被这对凶悍的母女欺负就烧香了。/

  不过好处在于这威慑是双向的,这货以条子自居,战力又凶悍的不像话,那么实际上这货的存在,同时也在威慑这对凶悍的母女,让她们不敢太过分。

  所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因张子民的存在,感受到了些另类安全感,这种感觉,自灾变后是第一次出现。

  黄虹又指着陈晓娅她们道:“民哥怎么和这几家伙在一起,他们是一伙超级废材你不知道吧,在学校时就是。”

  那两人无比尴尬低着头。

  张子民笑笑道:“现在她们没去处,这么大的超市,你们也需要人。这个时候抱团没什么坏处,收留她们吧?”

  没悬念,既然张子民进来说服。灰头小宝2从此后,她们两个就有了“家”……

  赶在落日前回到基地。

  唐丽神色有些不对,但不是因为新带回来的小男孩和陈晓娅。

  “头,今天有好消息,无数好消息。”成航走前笑着和唐丽说话,“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但唐丽显然有其他的心事,有句没句的应付,“过后说吧,现在我有话和张子民说。”

  成航尴尬的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意思是我不能听了?”

  “最好别听,我害怕他和我唱反调时被外人看到,影响到指挥有效性。”唐丽道。

  张子民都楞了楞,关于领导学问她算是越来越骨骼清奇了。

  于是张子民也看向成航道:“刚刚外勤回来,你去休息吧,我保证我不和她不扯犊子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红姐被人捉走了!”

  静下来后唐丽语出惊人,“就是白天你们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,现在生死不知。”…。

  张子民也吓了一跳,“哪来的消息?”

  唐丽道:“白天我在楼顶警戒,一点半时候发现,某辆车顶上任晓蕾等着,我不喜欢这女人。但我知道你的态度,于是去见了她,她对我提及了这些。问你怎么办?”

  关于怎么办张子民也说不好,正在思考中。

  唐丽皱眉道:“我接手了你的日志,汇总了你所有的外勤报告后,总感觉世道越来越乱,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担心什么,像是当心每一个活人。”

  “结论呢?”张子民道。

  唐丽就此道,“这事来的很不简单,怕生事,怕你出外勤时候有危险。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,主要考虑到我不可能堵住任晓蕾的嘴。123。所以你迟早会知道,会因这事怪我,所以我还是说了。但我建议别生事,暂时别出去了。尤其已经进入凛冬的现在,一切都让我惧怕。”

  张子民注视着她道:“任晓蕾来说这事,性质等同于报警,你知道的对吧?”

  唐丽当然知道,却不代表不会为此纠结,“我知道一但你知道后,必然又要为个我不认识的‘红姐’出勤。但现在我建议你别去。我知道你会拒绝,但我维持让你别去。之所以是私下说,我知道你会抗拒命令,而不能让其他人看着你当众抗命。就这样吧。”

  她说完起身离开。/

  张子民看着她的背影岔开道:“你不想听我说说今天的好消息吗?”

  “不了,我没时间,你提交个详细的外勤报告就行,我会依照规则和流程记录并分析。”

  说完就出了门。

  这也好,关于指挥上,慢慢远离个人情绪是有好处的。对于大民而言,对她的情感仍旧和以前儿时差不多,这是在心里挥之不去的。

  但从技术上讲,现在的张子民有点向昆兰靠近。灰头小宝2人味在持续降低。不是真的完全无感情,而是感情参与决策的比重越来越低。

  最终会低到什么地步张子民也不知道,所以,现在急于找某种共同语言的张子民,打算去和昆兰聊聊。

  赶紧的,草草写完今天的外勤报告后,张子民急急忙忙上楼……

  进入超市的时候,张子民都带头举手表示我没威胁。

  “民哥是你啊,你来看我妈、还是看我?”

  二楼一个位置,黄虹跑了出来。

  她的确带着两个男人,而那两人见到张子民的时候小腿有点发软。

  还道是谁,其实是当时跟着洪哥一行人突击超市,后来情况不对就跑了的人。

  “大哥你,你不要误会,我们没恶意,就是找个地方投靠。”

  那两个男人急忙解释道,“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,只因情况特殊,当时不小心聚在一起和洪哥他们抱团,许多事不由我们做主,都是被强迫的,我们也仅仅是跟着,真的没伤害过谁。”

  张子民看向了黄虹。

  黄虹点头道:“民哥没事。123。他们的确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举着白旗进来投靠的,他们说活不下去了,洪哥等人死了后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妈看人很准,亲自审查了他们,既然我妈同意收留,我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  就此张子民也不在说什么,看着那两个男人道:“安分些,像平常那样过日子,对自己负责,如果什么时候你们又制造事端,我还会再来的,你们知道这事的对吧?”

  两个男人很委屈,寻思老子们不被这对凶悍的母女欺负就烧香了。/

  不过好处在于这威慑是双向的,这货以条子自居,战力又凶悍的不像话,那么实际上这货的存在,同时也在威慑这对凶悍的母女,让她们不敢太过分。

  所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因张子民的存在,感受到了些另类安全感,这种感觉,自灾变后是第一次出现。

  黄虹又指着陈晓娅她们道:“民哥怎么和这几家伙在一起,他们是一伙超级废材你不知道吧,在学校时就是。”

  那两人无比尴尬低着头。

  张子民笑笑道:“现在她们没去处,这么大的超市,你们也需要人。这个时候抱团没什么坏处,收留她们吧?”

  没悬念,既然张子民进来说服。灰头小宝2从此后,她们两个就有了“家”……

  赶在落日前回到基地。

  唐丽神色有些不对,但不是因为新带回来的小男孩和陈晓娅。

  “头,今天有好消息,无数好消息。”成航走前笑着和唐丽说话,“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但唐丽显然有其他的心事,有句没句的应付,“过后说吧,现在我有话和张子民说。”

  成航尴尬的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意思是我不能听了?”

  “最好别听,我害怕他和我唱反调时被外人看到,影响到指挥有效性。”唐丽道。

  张子民都楞了楞,关于领导学问她算是越来越骨骼清奇了。

  于是张子民也看向成航道:“刚刚外勤回来,你去休息吧,我保证我不和她不扯犊子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红姐被人捉走了!”

  静下来后唐丽语出惊人,“就是白天你们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,现在生死不知。”…。

  张子民也吓了一跳,“哪来的消息?”

  唐丽道:“白天我在楼顶警戒,一点半时候发现,某辆车顶上任晓蕾等着,我不喜欢这女人。但我知道你的态度,于是去见了她,她对我提及了这些。问你怎么办?”

  关于怎么办张子民也说不好,正在思考中。

  唐丽皱眉道:“我接手了你的日志,汇总了你所有的外勤报告后,总感觉世道越来越乱,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担心什么,像是当心每一个活人。”

  “结论呢?”张子民道。

  唐丽就此道,“这事来的很不简单,怕生事,怕你出外勤时候有危险。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,主要考虑到我不可能堵住任晓蕾的嘴。123。所以你迟早会知道,会因这事怪我,所以我还是说了。但我建议别生事,暂时别出去了。尤其已经进入凛冬的现在,一切都让我惧怕。”

  张子民注视着她道:“任晓蕾来说这事,性质等同于报警,你知道的对吧?”

  唐丽当然知道,却不代表不会为此纠结,“我知道一但你知道后,必然又要为个我不认识的‘红姐’出勤。但现在我建议你别去。我知道你会拒绝,但我维持让你别去。之所以是私下说,我知道你会抗拒命令,而不能让其他人看着你当众抗命。就这样吧。”

  她说完起身离开。/

  张子民看着她的背影岔开道:“你不想听我说说今天的好消息吗?”

  “不了,我没时间,你提交个详细的外勤报告就行,我会依照规则和流程记录并分析。”

  说完就出了门。

  这也好,关于指挥上,慢慢远离个人情绪是有好处的。对于大民而言,对她的情感仍旧和以前儿时差不多,这是在心里挥之不去的。

  但从技术上讲,现在的张子民有点向昆兰靠近。灰头小宝2人味在持续降低。不是真的完全无感情,而是感情参与决策的比重越来越低。

  最终会低到什么地步张子民也不知道,所以,现在急于找某种共同语言的张子民,打算去和昆兰聊聊。

  赶紧的,草草写完今天的外勤报告后,张子民急急忙忙上楼……

  进入超市的时候,张子民都带头举手表示我没威胁。

  “民哥是你啊,你来看我妈、还是看我?”

  二楼一个位置,黄虹跑了出来。

  她的确带着两个男人,而那两人见到张子民的时候小腿有点发软。

  还道是谁,其实是当时跟着洪哥一行人突击超市,后来情况不对就跑了的人。

  “大哥你,你不要误会,我们没恶意,就是找个地方投靠。”

  那两个男人急忙解释道,“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,只因情况特殊,当时不小心聚在一起和洪哥他们抱团,许多事不由我们做主,都是被强迫的,我们也仅仅是跟着,真的没伤害过谁。”

  张子民看向了黄虹。

  黄虹点头道:“民哥没事。123。他们的确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举着白旗进来投靠的,他们说活不下去了,洪哥等人死了后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妈看人很准,亲自审查了他们,既然我妈同意收留,我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  就此张子民也不在说什么,看着那两个男人道:“安分些,像平常那样过日子,对自己负责,如果什么时候你们又制造事端,我还会再来的,你们知道这事的对吧?”

  两个男人很委屈,寻思老子们不被这对凶悍的母女欺负就烧香了。/

  不过好处在于这威慑是双向的,这货以条子自居,战力又凶悍的不像话,那么实际上这货的存在,同时也在威慑这对凶悍的母女,让她们不敢太过分。

  所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因张子民的存在,感受到了些另类安全感,这种感觉,自灾变后是第一次出现。

  黄虹又指着陈晓娅她们道:“民哥怎么和这几家伙在一起,他们是一伙超级废材你不知道吧,在学校时就是。”

  那两人无比尴尬低着头。

  张子民笑笑道:“现在她们没去处,这么大的超市,你们也需要人。这个时候抱团没什么坏处,收留她们吧?”

  没悬念,既然张子民进来说服。灰头小宝2从此后,她们两个就有了“家”……

  赶在落日前回到基地。

  唐丽神色有些不对,但不是因为新带回来的小男孩和陈晓娅。

  “头,今天有好消息,无数好消息。”成航走前笑着和唐丽说话,“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但唐丽显然有其他的心事,有句没句的应付,“过后说吧,现在我有话和张子民说。”

  成航尴尬的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意思是我不能听了?”

  “最好别听,我害怕他和我唱反调时被外人看到,影响到指挥有效性。”唐丽道。

  张子民都楞了楞,关于领导学问她算是越来越骨骼清奇了。

  于是张子民也看向成航道:“刚刚外勤回来,你去休息吧,我保证我不和她不扯犊子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红姐被人捉走了!”

  静下来后唐丽语出惊人,“就是白天你们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,现在生死不知。”…。

  张子民也吓了一跳,“哪来的消息?”

  唐丽道:“白天我在楼顶警戒,一点半时候发现,某辆车顶上任晓蕾等着,我不喜欢这女人。但我知道你的态度,于是去见了她,她对我提及了这些。问你怎么办?”

  关于怎么办张子民也说不好,正在思考中。

  唐丽皱眉道:“我接手了你的日志,汇总了你所有的外勤报告后,总感觉世道越来越乱,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担心什么,像是当心每一个活人。”

  “结论呢?”张子民道。

  唐丽就此道,“这事来的很不简单,怕生事,怕你出外勤时候有危险。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,主要考虑到我不可能堵住任晓蕾的嘴。123。所以你迟早会知道,会因这事怪我,所以我还是说了。但我建议别生事,暂时别出去了。尤其已经进入凛冬的现在,一切都让我惧怕。”

  张子民注视着她道:“任晓蕾来说这事,性质等同于报警,你知道的对吧?”

  唐丽当然知道,却不代表不会为此纠结,“我知道一但你知道后,必然又要为个我不认识的‘红姐’出勤。但现在我建议你别去。我知道你会拒绝,但我维持让你别去。之所以是私下说,我知道你会抗拒命令,而不能让其他人看着你当众抗命。就这样吧。”

  她说完起身离开。/

  张子民看着她的背影岔开道:“你不想听我说说今天的好消息吗?”

  “不了,我没时间,你提交个详细的外勤报告就行,我会依照规则和流程记录并分析。”

  说完就出了门。

  这也好,关于指挥上,慢慢远离个人情绪是有好处的。对于大民而言,对她的情感仍旧和以前儿时差不多,这是在心里挥之不去的。

  但从技术上讲,现在的张子民有点向昆兰靠近。灰头小宝2人味在持续降低。不是真的完全无感情,而是感情参与决策的比重越来越低。

  最终会低到什么地步张子民也不知道,所以,现在急于找某种共同语言的张子民,打算去和昆兰聊聊。

  赶紧的,草草写完今天的外勤报告后,张子民急急忙忙上楼……

  进入超市的时候,张子民都带头举手表示我没威胁。

  “民哥是你啊,你来看我妈、还是看我?”

  二楼一个位置,黄虹跑了出来。

  她的确带着两个男人,而那两人见到张子民的时候小腿有点发软。

  还道是谁,其实是当时跟着洪哥一行人突击超市,后来情况不对就跑了的人。

  “大哥你,你不要误会,我们没恶意,就是找个地方投靠。”

  那两个男人急忙解释道,“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,只因情况特殊,当时不小心聚在一起和洪哥他们抱团,许多事不由我们做主,都是被强迫的,我们也仅仅是跟着,真的没伤害过谁。”

  张子民看向了黄虹。

  黄虹点头道:“民哥没事。123。他们的确是今天下午的时候举着白旗进来投靠的,他们说活不下去了,洪哥等人死了后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妈看人很准,亲自审查了他们,既然我妈同意收留,我镇得住他们的。”

  就此张子民也不在说什么,看着那两个男人道:“安分些,像平常那样过日子,对自己负责,如果什么时候你们又制造事端,我还会再来的,你们知道这事的对吧?”

  两个男人很委屈,寻思老子们不被这对凶悍的母女欺负就烧香了。/

  不过好处在于这威慑是双向的,这货以条子自居,战力又凶悍的不像话,那么实际上这货的存在,同时也在威慑这对凶悍的母女,让她们不敢太过分。

  所以这的确是他们第一次因张子民的存在,感受到了些另类安全感,这种感觉,自灾变后是第一次出现。

  黄虹又指着陈晓娅她们道:“民哥怎么和这几家伙在一起,他们是一伙超级废材你不知道吧,在学校时就是。”

  那两人无比尴尬低着头。

  张子民笑笑道:“现在她们没去处,这么大的超市,你们也需要人。这个时候抱团没什么坏处,收留她们吧?”

  没悬念,既然张子民进来说服。灰头小宝2从此后,她们两个就有了“家”……

  赶在落日前回到基地。

  唐丽神色有些不对,但不是因为新带回来的小男孩和陈晓娅。

  “头,今天有好消息,无数好消息。”成航走前笑着和唐丽说话,“你猜发生了什么?”

  但唐丽显然有其他的心事,有句没句的应付,“过后说吧,现在我有话和张子民说。”

  成航尴尬的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意思是我不能听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