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天禅佛道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一百一十二章 兰花绽放(1 / 2)

李遥抬头仔细瞧去,坐在高台之上的君上,果然便是那日遇到的那个十分儒雅的中年人。紧挨着君上坐着的梦瑶公主,瞧着李遥将目光投了过来,对她娇羞地笑了笑,又眨了眨眼睛,便回身靠在君上身边,似在小声地说着什么话儿。

君上侧耳听得梦瑶公主在身边的禀报,突将目光投了过来,待他瞧清李遥的面目,竟是微微愣了愣神,有些惊讶地回头对梦瑶公主也说了数句,梦瑶似乎有些吃惊地摇了摇头,捂嘴娇笑着又在君上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。

李遥不敢再抬头瞧向高台之上的君上和梦瑶公主,回头对李玉茹妹妹点了点头,小声地说道:“妹妹知道了便好啦,再不可将眼光盯住君上呢,这可是大不敬啦!”

李玉茹点了点头,又轻声说道:“刚才那高呼的老者,是去李家庄传召的李铺之宰相呢!”李遥点了点头,返身对李玉茹轻声低语道:“不知玉茹妹妹抽在第几场比试?玉茹妹妹上场后,可要特别小心,哥哥瞧着这些少年的武学修为均是不弱呢!”李玉茹听得李遥哥哥那话儿,心里一软,回身轻语道:“李遥哥哥,玉茹妹妹以为哥哥再不理妹妹啦!”

李遥薇笑着说道:“哥哥怎么会不理妹妹啦!”李玉茹抬起那双禽着泪水的双目,说道:“哥哥有了云安公主这样美丽的玉人儿了呢!只是……只是……只是紫嫣姐姐……紫嫣姐姐!”说着,娇容之上竟突地滚出一片似受了莫大委屈的雨珠。坐在身边的李玉薇急将李玉茹搂进怀中,附耳小声说了数句,李玉茹才渐渐露出往日般的笑容,只是那勉强流露出的笑容之中,隐隐出现一些哀怨之色。

正在此时,只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,从高台之上走进比武场中,高声呼喝道:“第一场决赛,祟阳州五家庄人道高级九级中级安丘少庄主,对战陆河郡人道高级九级初级柳叶眉郡主!”李遥只听后面一人惊讶地说道:“刚才那老者是云安城的云溪大长老呢,听说早已突破到武道级别啦!”

李遥听得后面少年的议论之声,将自己那颗灵魂投入到那老者身上,果然是武道级别之人,只是那武道的基础似乎还不是很牢固,武道修炼结晶十分微弱。云溪大长老正待回到台上,突地觉得一颗十分强大的灵魂向自己探查而来,那颗强大的灵魂使他十分惊惧,转眼间,那颗强大的灵魂又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云溪大长老瞧着台上数百人,均无异状,诧异地想道:“难道今日这比武场上,竟然有着比武道级别更高强的人物存在?”云溪大长老又瞧了瞧场中数百人,摇了摇头,心道:“或许是自己灵魂上的一时错觉罢!”便回身坐回原处,只是刚才那颗灵魂的踪迹,使他似乎有些不安。

云溪大长老的呼喝之声刚刚落下,李遥但见身后站起来一个似有二十来岁的青年,那青年十分消瘦,着一身紧身黑色锦锻,一张俊雅高傲的脸庞之上,含着微微笑意,回身向场内众人躬身行了一礼,便提着身旁的那把长刀,走到看台边沿,一个闪跃,如大雁展翅般斜飞进了比武场中。

那青年的动作干净利落,潇洒飘逸,场中瞬响起一片少女的惊叹之声。那惊叹之声,不知是为那青年的潇洒飘逸的动作而发,还是为那俊雅的青年而发。只听一个少女在身后说道:“安丘少庄主的身手果然好俊!”一个少女道:“姐姐若是喜欢,妹妹一会儿便去给安丘公子说和罢!”说着,竟是捂嘴叽叽咕咕地嘻嘻笑了起来。

安丘少庄主刚刚落入比武场中,但见一个十岁的少女,提了一把长剑,从右边看台之上疾步进入场中。众人只见柳叶眉郡主着了一件碎绿上衣和一条紫色百褶裙子。将她那长发高高地束在脑后,挽了个公主髻儿,双眉修长如画,双眸闪烁如星,那小小鼻梁下方的嘴唇,似两片薄薄的花儿,嘴角微微向上弯曲着,娇艳的脸庞之上,透露出一种清丽脱俗之感。柳叶眉郡主的装束,到像是表演的一般,有些不适合这种比武的场合,到也引来看台之上的一片赞叹之声。她上到比武场中,将手中的宝剑剑尖向下,单手拖地,向对面的安丘少庄主微微笑道:“安少侠请!”

安丘少庄主和柳叶眉郡主各自倒转刀剑,右手握住刀剑之柄,左手搭于右手手背,对视着在场地上躬身行礼。

两人身子尚未站直,突然间白光闪动,跟着“铮”的一声轻响,刀剑相交,两人各退一步。大殿之上旁观的众人,都是“咦”的一声轻呼。一个少女说道:“好快的身法!”

李玉茹瞧着场中的少女,对身旁的李玉薇轻声说道:“玉薇姐姐,瞧那柳叶眉姐姐,好生漂亮呢。瞧她那裙子,随着她的旋转鼓起了好多的圆圈,真的好美!”接着又娇笑道:“若是和玉薇姐姐相比,可又差远了啦!”李玉薇搂过李玉茹肩头,娇媚地笑着说道:“玉茹妹妹又是想找打了呢!”

安丘少庄主见与自己对决的柳叶眉郡主进入场中,刚才已然十分快捷地交手一个回合,回身立刀抱拳又大笑道:“还望郡主手下留情!”柳叶眉郡主也不客气,手指捏了个剑决,娇喝一声:“看剑!”右手宝剑舞起十余个剑花,向安丘小庄主周身十余处大穴围攻过去。安丘少庄主见柳叶眉郡主一团剑影攻击过来,大喝一声:“好精妙的剑法!”那意思只是剑法精妙,至于武功修为,更是没有放在眼中。瞬间跃起身子,斜退数十步,躲过柳叶眉郡主剑影袭击,挥刀迎战而上。

柳叶眉郡主见安丘少庄主的刀法凶猛,人在刀影之中,刀风“呼呼”有声,不敢硬接,寻得安丘少庄主刀招落下,似一只小燕般,突地飞身跃起,从安丘少庄主头顶之上险险躲过那狂风骤雨般的刀影,落地瞬间突地仰卧,再一次舞动手中宝剑,剑尖之上的剑花闪发千万道霞彩,似利剑般向身后倒射而出。口中娇声喝道:“少庄主刀法果然霸道!”

安丘少庄主初时并没有将柳叶眉郡主放在心上,预赛之时,他也是仔细瞧看了每个参赛少年的武学功底,那知就在刚刚回身的刹那,突见着地攻来的那团剑影,数丈之内均是剑气,此时已是躲闪不及,只得突地跃升起来向后疾闪。瞧见柳叶眉郡主那剑法似乎比预赛之时突然间变得凌厉万分,让他着实惊吓不轻,更是诧异万分,惊骇不已。

柳叶眉郡主连劈三剑,安丘少庄主一一格开。只听柳叶眉郡主一声娇吒,长剑从左上角直划而下,势劲剑急。安丘少庄主见那剑势凶狠,寻不到破绽,突地又跃身而起,见他身手十分矫捷,向后跃开,又险险地避过了这剑。他左足刚着地,身子跟着弹起,呼呼两刀,向柳叶眉郡主攻去。柳叶眉郡主凝住不动,嘴角边微微冷笑,长剑轻摆,又挡开钢刀。

看台之上随即传来一片惊呼之声,李遥只听得身后刚才那个少女惊声说道:“柳叶眉郡主的剑法怎么如此精妙凌厉啦?初赛之时她的剑法可是好平常呢!”另一个少女接口说道:“安丘少庄主的刀法也不弱呢,这次怕是遇上对手啦!”

这时,只见柳叶眉郡主突然发足疾奔,绕着安丘少庄主滴溜溜地转动起来,她舞动起手中长剑,那脚下更是越来越快。安丘少庄主凝视柳叶眉郡主长剑剑尖,见那剑尖一动,便挥刀击落。柳叶眉郡主忽而左转,忽而右转,身法变幻不定。安丘少庄主给她转得微感晕眩,大声喝道:“你是比剑,还是在逃命?”说着,呼呼两刀,直直削砍过去。但柳叶眉郡主奔转甚急,刀到之时,人已离开,那刀锋的锋刃总是和她身子差了尺许。紧接着,但见柳叶眉郡主又滚地而来。

安丘少庄主见柳叶眉郡主舞动着十分精妙的剑法,又滚地而来,那剑影似闪电般在他眼中逐渐放大,挥舞着手中大刀,疾退到比武台边沿,眼见再无退路,双脚点在比武台平台,突然间措势向空中飞身而起,从那团剑影上空疾射而过,待他落地之际,只见柳叶眉郡主突地跃起娇躯,单腿点在安丘少庄主刚刚点过的比武台平台,舞动一片剑影,娇声说道:“再接本郡主一剑!”那团威猛的剑花再次向他过去。

刚刚从柳叶眉郡主凌厉剑影攻击中,躲闪开的安丘少庄主,落地之际脸色煞白,心里说道:“刚才真险!”安丘少庄主还未能缓过神来,又见柳叶眉郡主舞动着数十个剑花,向自己而来。安丘少庄主随即稳定心神,高喝一声:“好精妙的剑法!”说着,舞动手中大刀,向那团剑影迎接而上。

柳叶眉郡主此时已是势气大盛,瞧见安丘少庄主刀影威猛,突地斜身闪开。看台之上一行少年只见那团剑影瞬间滚动在安丘少庄主的左边,那剑光竟是如影随形般追击过去。

安丘少庄主呼呼数刀挡开柳叶眉郡主那滚地而来的剑花,回刀侧身,右腿微蹲,正待出招,柳叶眉郡主看出破绽,挺剑向他左肩疾刺。不料安丘少庄主这一蹲乃是诱招,长刀突然圈转,猛然砍向柳叶眉郡主的腰盘,势道劲急无比。柳叶眉郡主大骇之下,长剑脱手,向安丘少庄主的心窝过去。柳叶眉郡主这是无可奈何的同归于尽的打法,安丘少庄主若是继续将刀砍来,他心窝必定中剑。当此危急情形,安丘少庄主自须收刀挡格,自己便可摆脱这无可挽救的绝境。

不料安丘少庄主竟不挡架闪避,手腕抖动,噗的一声,剑尖刺入了他的胸间,跟着“啪”的一声,长剑落地。只见安丘少庄主嘿嘿大笑两声,收刀退回原地。柳叶眉郡主也在这电光石火中仰卧在地,双脚一蹬,勾住落地宝剑,向后而出,忽地站起,显得好不狼狈。众人瞧去,原来安丘少庄主衣内穿着防护宝甲,剑尖虽是刺中,却是丝毫无伤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