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遗迹的生命(1 / 2)

?

小白反应也快,已经站了起来。他大约也知道,不下点真功夫不能让这个外国人服气。手肘一沉,就做出了寸拳的起手式。

两人一相交,顿时硬撼起来。卡尔老板真的很有拳击运动员的气质,脸上带着棋逢对手的兴奋笑容,小白则是气沉丹田的武林高手风范。他们打得像砂锅炒铁豆子一样,噼里啪啦的听的人肉痛。两人的拳头都快,彼此都是拳对拳,打得骨头都酸了。其惨烈程度可以参考两人的手腕。卡尔老板的高级西装已经被内力震得破损了,肉体的痛苦可想而知;小白露在外面的手肘已经一片通红,当然这也和他一向皮娇肉嫩容易出淤青的体质有关。

两人僵持了五分钟,估计都觉得有点疼。同时开始上腿。腿也噼里啪啦了十多下,小白也许是心疼那个西装,开始发力。他一脚踩在卡尔的大长腿上,顺势蹦起来,用膝盖把他顶翻了。

卡尔再次倒地,小白冲到一边。

我有点担心他受伤了没有,赶紧上去看看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我去,那个外国人好大的力气。”

对面的卡尔老板拒绝了搀扶,也坐在地上喘气,听见了小白对我说的话,笑着用标准的普通话回道:

“厉害,这才叫中国功夫,短小精悍,变化多端,近身格斗我不是你的对手。但是你打拳击也打不过我。”

小白愤然道:“要不要比比看啊?”

卡尔灿然一笑,大方的摆手:“不用了,愿赌服输,你们主持好了。”

这时候,我隐约听见张静也在一边劝说童大柏,似乎说了道教传人这类的词,小白也听见了,回头给了两人一个挺纯真的傻笑。

童大柏声音很响的嘟囔了一句:“周大师看上去还是挺平易近人的。”

小白瞬间被噎了一下。

张静和童大柏又嘀咕了两句,就转过身笑眯眯的说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童大柏先生,三连环项链钥匙的所有者,他刚才已经同意了我的主持计划。我们立刻就可以出发了。”

卡尔站了起来,脸上是玩味的笑容,说:“我还以为另外两把钥匙都在你们手里。”

小静不为所动的回答: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,现在三把钥匙都在我们手里了。”

我心里暗暗给小静点了个赞。话是这么说,但是如果一开始卡尔知道大家都只有其中一把钥匙,即使打输了也不至于立刻妥协。而他不妥协,童大柏怎么也得坚持一下。到最后,主持这次探险的事情基本上就要泡汤。这都是小静布置好了的事情。再往前说,钥匙的所有者一分为三,这不也是小静安排促成的情况吗?现在一切都合了小静的意,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安排。

卡尔耸耸肩:“放心,说过的话我不会收回。这里有个不错的会议室,我们里面说?”说完就带路向前走去。

张静志得意满的一笑,跟了上去,我们三个也只好跟上。

进到屋里,里面还有一个人,是张大材。张静在别人的地盘,也没有客气的意思,直接坐了最中间的席位。我和小白只好跟上。卡尔顺着张大材坐。童大柏犹豫了一下,自己坐在了一边。这个人精,不跟我套近乎,是在犹豫怎么站立场呢。

小静气定神闲的开始做起主持人:“大家都介绍一下吧。我先来。我的名字叫张静,国际刑事警察组织的心理犯罪顾问,门萨会员,iq250,擅长解谜。我是世界谜题游戏库十五个通关率上90的顶级玩家之一,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记住100个无序组合的数字,依靠纯目测手绘画出任何1度计量单位下的角度。我给自己的定位是,军师。大家没有意见吧。”

卡尔笑嘻嘻的首先带头鼓掌:“厉害,擅长的部分可以增加一项,谈判。”

张静这么一介绍,全场都觉得挺震撼的。毕竟很多时候,你只会觉得某个人聪明,但是不会轻易聪明到这种可以量化的地步。我没想到小静会把他这个警察顾问的身份拿出来。因为如果是普通老百姓,说你是警察看上去还是挺正式、挺值得信任的,但是放在这些社会特权阶层身上,他们都清楚国际刑警是个什么组织,就会反而对张静产生提防。但也许张静想要的就是他们的警惕和提防呢?他还特别强调了“心理学”这个标签,是不是在暗示大家,他的语言会比较具有蛊惑性呢?如果真是这样,就很容易构成局中局,把所有人都绕进去。张静自己是没有这个担心的,我长这么大,见过多少聪明人,小静在我心中的地位绝对是至高无上的。

“嗯,我是周白也,就是那个杜甫称赞李白的‘白也诗无敌’的‘白也’,现在任职于大明教主宗璇天地奇观,是下一任的家主。比较擅长打架,历代的门派法术我都知道一点,力气很大,可以扛着包裹什么的——”

我差点就要笑了,索性童大柏忍不住插话道:“是,道家七大宗主的玄天第七观吗?”

小白谨慎的点头:“这么说也可以。”

玄天第七关,我念叨了一下,原来小白家的道观名字其实是一种隐喻,同音错字。那也就是说,他们的道门至少还有前面的六个道观喽?都没听他说起过。不过童大柏似乎对遗迹这里面的事情很是熟络,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。搞不好他自己和前面的六个有什么关系呢。不过,我也看出,小白这个身份一出口,他脸上的表情都老实了不少,已经有点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感觉了。其实小白有多水,只有我和小静知道。真说到对遗迹文字经验的丰富程度,小白还比不上我这个翻译官。

小白拍拍我。示意该我说了。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

“啊!大家好,我是玉钗钥匙的所有人,我叫金时俊。学艺术的,对构图绘画、历史知识、文物鉴定都有很深的涉猎。这次是第一次进遗迹,希望大家多多关照。”

众人一片哦啊之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